作 协 | 剧 协 | 影视协 | 音 协 | 舞 协 | 美 协 | 书 协 | 摄 协 | 民 协 | 曲 协 | 杂 协 | 评 协 | 企业文联 | 文艺志愿者协会 | 艺术培训中心
​​
当前位置:江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文艺评论
文艺评论
彭学军定点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讨会,专家们这么说(二)
发布时间:2019-08-19 10:03:32

8月4日,由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办公室、江西省文联、江西省作协、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彭学军定点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讨会在南昌召开。省内外作家、评论家、文学编辑30余人参加研讨。今天,江西文艺微信公众号发布专家们的研讨心得第二期。

 

李晓君  省文联办公室主任  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中国作协会员

《黑指》让我想起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两者之间有着许多相似的旨趣。《纯真博物馆》通过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度展示,为当代土耳其人的精神生活提供了背景。《黑指》则深入景德镇这座“瓷都”,以少年儿童的视角对传统瓷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做了可信而感人的表达。在彭学军的创作中,始终呈现着“淡定与从容”、“温暖而诗性”、“单纯与宽阔”的特质。淡定从容是彭学军写作的气质,也是她的生活状态,不激不厉,优雅平淡,始终坚守自己创作的领域,不为外界所动;温暖诗性是她作品的底色,在她的作品中,成长的欢欣疼痛,始终弥散着人性的善良与柔软,如初夏的阳光温暖明亮,诗性的语言与精巧的结构,使她的作品值得细细品读回味;单纯使她数十年如一日在儿童文学这口深井里挖掘勘探,孜孜不倦,乐此不疲,但并不妨碍她创作题材的多样丰富多样,充分体现出了一个优秀作家具有的情怀与社会责任感。

 

范晓波  省文联滕王阁文学院院长  星火杂志社主编  中国作协会员

彭学军写的首先是文学,她对于作品的思想、结构与语言的苛求,与所谓的成人文学作家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她写这些作品时兼顾了儿童的部分阅读特性。因此,她的写作是有经典意识的,她瞄准的不是市场,是人心与时间,她不甘心写那种大卖一时却刚出生就死亡的东西。作为经典意识的最新成果,《黑指》这本小说也回答了一个俗套的问题:文学怎么承载地方文化并带动它走向更广阔的时空?是把地方文化当作直接书写对象正面强攻,还是另辟蹊径寻找更隐蔽更自然的路径?彭学军将对陶瓷文化心理上的爱与亲近,附体到一个名叫黑指的少年身上,她通过黑指走近窑和瓷的内核。黑指这个崭新的文学形象,又牵着古老的陶瓷文化,走向广大少年与成人的阅读视野。
彭学军不仅用佳作挫败了时间的淘洗,也以某种卓然不群的人生风貌挫败了时间的侵蚀,她让更多因外在的失败感而投入文学的人看到一种希望:写作与现实的关系不一定必然地紧张和错位,一个作家,也可以活得像彭学军那样优雅、自然,单纯,美而自知,却始终不为美所累。以后我们的文学组织或许会再给彭学军举办一次表彰仪式,不仅表彰她的不断获奖,也表彰她与时间对抗的佳绩。


 

杨剑敏  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星火杂志社副主编  中国作协会员

我在出版系统工作了将近二十年,深知绝大多数出版社对自己社里拥有的作家艺术家往往采取一种约束的态度,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对自己拥有的资源和富矿,则极为敏感和珍惜,并进行了充分的挖掘。这样一个大气的出版社,与一位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形成了一种相得益彰、互利双赢的完美合作格局,在全国文坛都十分罕见,值得许多文学机构借鉴和学习。同时,因为自己从事过儿童题材的长篇小说创作,深感儿童文学创作的不易。彭学军的作品看上去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从事过小说写作的作者会敏感地意识到作品里面潜藏的娴熟技巧。她的笔触如庖丁解牛,在一些狭窄的缝隙里流畅地运行,而并不伤及文字的“刀刃”。对于正在成长的年轻一代儿童文学作者来说,彭学军的写作和成就是有着一定的启示意义的。

 

陈蔚文  创作评谭杂志社副主编  中国作协会员

作为儿童文学作品,《小王子》比成人的宏篇巨制带给我的东西更多。再是E·B·怀特的许多作品,它体现的“怀特式”语言艺术构造了一个迷人的儿童文学世界。再有新美南吉,他的代表作《去年的树》,短小隽永,言简意深。列出这些作品是为了说明,优秀的儿童文学具备一个共性:打通孩子与成人的世界中那条通道,在故事性以外更有精神性。彭学军的儿童小说中亦透露出这种对精神性的追求:关于爱,关于成长,呈现出对童年生命形态的追寻与超越。

 

程箐  赣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黑指》将男孩黑指的成长巧妙地放置于传统与现代冲突这一特定的时代背景之中,通过五号老窑的拆除与迷你五号窑的重建,以及家族珍品祭红壶的破碎与重塑来讲述黑指心灵成长的历程,这使得作品讲述的不单单只是一个普通少年的成长故事,而是与家族使命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紧密交融在一起的富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成长故事。
彭学军成功塑造了黑指这一少年形象。他在时代的变迁中不仅深刻地理解了祖辈、父辈对烧窑、对瓷艺的钟爱与纠结,并且找到了他成长的方向,他决定传承祖辈、父辈“不省人工,未减物力”的瓷艺精神,适应时代的变化,努力成长为一名长寿的陶瓷艺术家。小说的最后黑指建了一座窑送给父亲,他的成长既让父辈获得了前行的力量,也让我们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黑指》的叙事技法也有很大的突破。小说的结构非常精巧,“烧窑”“拉柸”“塑形”“窑变”“烧窑”五个篇章,既表明了瓷器艺术品的成形过程,也预示了黑指的成长历程,从“烧窑”起,又以“烧窑”终,然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重复,过三个阶段的淬炼,无论是瓷还是人,都让窑火焙烧得光润而又华美。

 

杨宁  赣州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在彭学军的“男孩不哭”系列作品里,新出版的《黑指》可以说是最独特的一部。如果说在之前出版的“男孩不哭”系列的《森林里的小火车》《浮桥边的汤木》中,传统与现代的冲突是男孩的成长过程中的一段插曲,那么,在《黑指》中,作者则有意识地把黑指的成长完全置于传统和现代的冲突之下,在文化传承中表现黑指的成长。
瓷厂、烧窑,瓷器街,这是景德镇祖祖辈辈的生产、生活方式。然而,现代社会的发展,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而五号窑的命运是这些变化具体体现。五号窑曾给黑指的太爷爷、爷爷带来荣光和苦涩,也让黑指的爸爸无比热爱和眷念,并且给黑指留下了温暖的童年记忆。如今,它却面临被拆除的命运。五号窑的命运伴随着并且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黑指的成长。《黑指》最后,黑指执着地要烧一座迷你五号窑送给爸爸。而且他还向爸爸宣告,将来他要做一个陶瓷艺术家,而且,至少活到一百岁。由此,我们可以欣慰地看到,传统文化在延续,而且会一直延续。黑指在成长,不断地成长。

 

喻虹  儿童文学作家  中国作协会员

我深深地被《黑指》所体现的文学神秘性打动了。首先是题材的神秘。任何一件瓷器的成形、出品过程是神秘的。其次是人物的神秘。黑指的太爷爷在一次封窑后离开人世,他的最后一窑烧得近乎完美;黑指的左手竟然和爷爷一样长了一颗痣,这好像是一个世代以烧窑为生的家庭既定的宿命。第三是情节的神秘。家族世代传下来的祭红,被黑指打碎,而黑指在瓷器街碰见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祭红,并认定这个祭红是被他打碎的那个祭红的双胞胎兄弟。但是到最后,这个祭红和他的主人一样,下落不明,给读者留下了无穷的想象。
这部作品带给我最大的触动是传统文化如何适应并融入新时代,在文学作品中要如何去表达、去体现。在《黑指》中,传统文化并不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而是用另一种全新的方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由此我想到了自己入选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的作品的创作,题材同样指向传统文化——宜春版画,《黑指》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阅读《黑指》,彭老师也建了一座窑送给了我和像我一样的儿童文学作家。

金朵儿  儿童文学作家  中国作协会员

《黑指》是一本有着一种内在的光的小说。这种光跟古陶瓷一样,是一种“闪闪的宝光”,需要足够用心,才能品出书的厚朴、温润的味道。从中可以体现出彭学军儿童文学的特质,厚重、朴素、真诚、温暖,富有少年的峥嵘之气。她的作品是自成格调的。

《黑指》从头到尾都有一种古瓷一样的气场。读着这本书,这种气场就一直在我的身心缭绕,让我感到如瓷般温润,温暖。无论是写黑指和家人之间的亲情,还是黑指和小天之间的友谊,都像书中“5号窑”一样的笃实,也像瓷坯被窑火烧得光润、华美,这些情感在时光里定格,让人感动。彭学军就是一个像古陶瓷一样的人,精致、典雅、温润,越活越有一种内在的“宝光”,让人发自内心钦佩、喜欢、爱戴!

 

钟林娇  儿童文学作家  中国作协会员

读《黑指》,感觉彭学军就像个制瓷人,用心用情的雕琢,送给了我们一部如瓷器般精致的作品。彭学军的文字诗意且充满灵性,像“手了解泥,泥也明白手……”这样的文字在作品中处处可见,读来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同时也给了我启发,创作地域特点的作品,原来可以写得这么美!

《黑指》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勇气”。在传承与发展的碰撞中,黑指、小天和金毛不断成长,虽然黑指和小天是孩子,却给予了大人“勇气”。五号柴窑停烧,爸爸选择了逃离,黑指和金毛合作烧制了一个迷你五号窑送给爸爸,给爸爸带去了勇气。小天也给了爸爸勇气。爸爸出狱后,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得知爸爸无法割舍对瓷器的热爱,他提议用“抓阄”的方式,促使爸爸选择了回归。作品中的勇气,也传递到了故事之外。

 

姜蔚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编辑  江西作协会员

此前读过不少彭学军的作品,每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腰门》《你是我的妹》《奔跑的女孩》,以及《戴面具的海》《森林里的小火车》《浮桥边的汤木》。这些作品,让我看到了彭学军老师创作的丰富性、多样性。
珠玉在前,更加期待彭老师的新作《黑指》。《黑指》的装帧设计特别有质感,不论是纸张的选择还是插图的绘制都体现了责编魏钢强老师的心血。这样一本制作精良的作品配上彭老师精心编织的关于瓷都男孩的故事,让阅读更具有仪式感。
与其他三本“男孩不哭”系列作品不同,《黑指》的地域特色更加明显,开篇男孩们天冷时去窑房捡断砖当“手炉”、潜入江底捡碎瓷片打水漂等细节描写勾画出了瓷都孩子的日常生活,为即将展开的故事打上了景德镇蓝这一底色。细细读来,你会发现书中的人物是一个完美的循环,情节的设置也环环相扣,吸引读者随着作者的思路进入瓷都的人文世界。在我看来,这是2019年不得多得的一部儿童现实主题小说,它足以在众多儿童小说中让你眼前一亮!


彭学军是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家群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实力派作家之一,她生于湖南吉首。现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编审,一级作家,江西省作协副主席,已出版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六十多部,代表有《你是我的妹》《腰门》《浮桥边的汤木》等。曾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小说大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中国好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等奖项。先后三次获得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作品被译成英、日、韩等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她善于用浸润着浓郁生活汁液的情节和细节,真实地呈现出普通孩子的特殊生活遭际和成长历程,给人以深刻而丰富的情愫感染、审美享受和思想启迪。